栏目导航
这种响声令我头疼欲裂
浏览:59 发布日期:2020-06-05
1等我再次醒来,似乎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。我睁开了眼睛,眼前一片模糊,逐渐我才看清楚,这里是一间装修十分豪华的卧室,但一看就知道是旅馆套房。怔怔地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,我回想着昨天所发生的事,当时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,没想到我居然到现在还活着,因为实在有太多想不通的事了,所以让我觉得头脑发胀。〈那位大叔,是他救了我,那群困住我的吸血鬼居然轻而易举被他杀光了。〉他的年纪其实最多只有三十几岁,并没有大到能做我叔叔的程度。我想坐起来,胸前,脖子和肩胛却传来剧烈的仿若火烧一样的痛楚。我的身子虚弱的像被抽空了一样,抬不起来半点力气,一阵空虚感传遍了全身。“终于醒了,你失血过多,已经睡了十几个小时,胸前被吸血鬼抓出了极深的三条血槽,肩胛的地方几乎被子弹射穿了,颈总动脉处差不多被吸血鬼尖利的犬牙咬透了,如果不是知道你不怕阳光,我甚至怀疑你也是吸血鬼。人怎么可能受这么重的伤还没死。“魔风从卧室外走进来,手里拿着颗血迹斑斑的子弹。“这是从你肩胛里取出来的,居然是颗银子弹,真奇怪?吸血鬼为什么会用银子弹伤你,被这颗银子弹击中的伤口最严重,伤口的血也不凝固,一直都在流血不止,一般来说,人受了银子弹的枪伤也不会像你这么严重。““鬼才知道,咳咳……“我艰难地道:“大叔,能不能给我拿杯水?““对了,还有……““放心,那些伤不会在你皮肤上留下任何伤痕。别再叫我大叔,否则就给我滚出去。“魔风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,递给我一杯水。我真怀疑,他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。他手中还拿着的另一个水杯,那只水杯被他随手放在了玻璃柜上,道:“叫我魔风吧。“我道:“魔风?这个名字真古怪。““你救了我?那真是感谢了。魔风,你有灵力?为什么你能那么容易就杀了那些魔物。“魔风显然对我直接叫他的名字并不介意,淡淡道:“我不是灵能力者,是咒符师,如果不是咒符起了作用,你的伤口现在还会流血不止,至少也要再养几个月时间的伤才能好。而且等你的伤好了以后,那几个部位上会留下极深的伤疤。““虽然你不是女性,但我想你这种人肯定会很介意。“我愣了愣,说起话来非常吃力:“魔风,你说这么多,该不会是想收治疗费吧?“他狠狠瞥了我一眼,道:“小子,如果不是我以前曾当过医生,现在就会把你从窗户扔出去。“不知为何,我很喜欢看魔风大叔生气的模样,我总觉得他生气时的样子看起来十分亲切。我捧着杯子喝水,好不容易才握紧了水杯,水简直就是救命良方,使我渐渐恢复了一部分体力。魔风眉头紧锁,坐在一旁的椅上沉思起来,我边喝水边观察他,突然发现他年纪并不会超过四十,可能是因为他满脸风尘看起来才会显得份外沧桑。“我的伤,几时能完全好?“我侧着头问他。魔风一直观察着手里那颗银子弹,随口道:“如果要完全好,大概两三天时间,咒符用来疗伤的效果一向不错,比麻醉剂更好用。““为什么你以前曾当过医生?“我好奇地问。魔风脸上突然浮现悲伤的神情,这种极其悲切的神情,在我问他是否和吸血鬼有仇的时候,他也曾显露过一次,我几乎可以完全肯定他的过去一定藏着极深的悲哀。“你想早点复原,就最好少说话。“魔风把那颗子弹扔在床旁边的柜上,随即走出了卧房。我想从床上跳下去,却差点痛的摔倒在地上,我的伤口处有种火烧一样的感觉。我低头一看,只见我胸口,一直到肩都缠满了白色的绷带,我身上散发出一股极其浓烈的药味。我扶着墙壁推开这间卧室的门,穿过中间的厅堂,眼神在四周瞥着,终于找了洗手间,幸好整间套房的地上都铺着极厚的地毯,踩在地毯上面就像踏着动物的皮毛走一样,才使我不至于脚底发疼。一进洗手间,我就看见墙壁上镶着一面宽大的镜子。我走上前去,瞥了一眼镜子里面的自己,几乎被自己的模样下了一跳。镜子里面的我脸孔比纸还要苍白,气色比袭击过的我的那些吸血鬼更差,淡银色的头发上也溅着点点黑红的血迹,看起来份外的显眼。我整个人都上前贴近了镜子,朝着镜子里的我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。看起来果然有恶魔般的气质。现在我已经明白了,难怪魔风当时会说出那番话来。忽然之间,我想起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。〈听魔风说,我已经昏睡了至少十几个小时,现在是几点了?kamijo将在东京举行服装展览的时间,是否也已经误了,我遭到了那一大群吸血鬼的袭击,是否也和他有着某种关联?〉想到这里,我心焦无比,顾不得身上的伤痛就朝外面奔去,一边大声叫着魔风的名字,一边用视线搜寻着他的身影。魔风本来在客厅一角看着报纸,被我的叫声吓了一跳,立刻从柔软的沙发上跳了起来。他也立刻看见了我,用目光询问着我,道:“怎么了?“我焦急地问道:“魔风大叔,现在几点钟了?“魔风没有好脸色地道:“现在是下午七点钟,还有,别擅自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大叔那两个字!我好象还没那么老。“〈太好了,时间还来的及,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,真不知道下次是否还有机会能见到他。〉我心情放松下来,长长的吁了口气,但一放松下来就顿时想起了身上的伤痕累累,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心理作用,我的全身立刻又痛了起来,剧烈的阵痛,使我不得不坐到了那张沙发上。我道:“还好赶的上时间,魔风大叔,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做kamijo的吸血鬼?““那个意大利的服装设计师是吸血鬼……?“魔风扔下手中的报纸,双眼立刻亮了起来。一谈到吸血鬼,魔风就像正常男人谈起美女一样,就连眼睛里都在放着光,只不过这目光中,却带着一股浓浓的杀意。“下午七点,吸血鬼吗?“魔风又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报纸,我徇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,只见那张报纸的头版头条上,有十几行都用来介绍了来自的意大利的服装设计师kamijo,在报纸的最中间位置,竟然还附着一张他的照片。事情竟然这样的巧!看来,魔风随时都有可能去找那只吸血鬼。我点了点头,道:“很有可能是,现在这个时间,正是时装展示的时间,而且他很可能会在谢幕时出现。“我的话音还未落,魔风就已经往房门外走去,看样子,他是准备马上去看那个意大利服装设计师kamijo,是否真的是只吸血鬼。那个意大利服装设计师kamijo身份不低,我们这样冒然闯进去恐怕会吃不小的亏。所以,魔风被我一把拽住了,我急道:“我也要去和他算笔旧帐,对了,我要先洗个澡,拜托你等等,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没办法出去!“魔风眉头皱了起来:“算帐,送死还差不多,跟我去只能妨碍我除魔,洗澡……伤口渗水,你的伤情况会恶化,会好的更慢,我看现在普通人轻轻一推,你就要倒了。““你知道那地点在哪吗?“我干笑两声:“如果你不等我……““那就请你快点。“魔风面上像结了层寒霜,一脸不耐。2意大利著名服装设计师kamijo的服装展示会,到现在为止,已经进行了半个多小时,而服装展示会才刚一开始,入口处就已经关上了。我手中拿着地图,经过许多几番周折,才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地址。魔风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会场,我跟在他身后,守门的人想要阻拦住我们,但在看了魔风的眼神之后,他脸上一片茫然,居然自动退了开来。我知道,魔风又在滥用催眠术了。曼妙的音乐回荡在整个展示厅里,会场里除了t型台外,整个空间都被包围在黑暗中。这次被邀请来的宾客人数并不多,在黑暗中,我看到几乎每个被邀宾客都穿着极其隆重的服装,这说明kamijo那个家伙有多受他人欢迎。会场里面,每几个座位,便用一个包厢似的空间隔开,,每个位置之间的相隔距离十分远,黑暗中除了偶尔有些窃窃私语声,就只能听见音乐声,还有摄象机不停拍照的声音。整个会场都充盈着一种艺术与高尚的氛围,与其说是服装展示会,这里看起来倒更像是颁奖晚会。我刚想和魔风说几句话,这时才突然发现,从刚才起就一直待在我身旁的魔风,现在居然不知道到去了哪里。我心念一动,转过许多个隔间,往t型台的最前面走过去。〈越往前面,就能在kamijo谢幕的时候,离他越接近。〉我绕进最靠近t型台的隔厢里面,朝一位小姐露出很亲切的笑容,道:“小姐,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“这位小姐风度很好,示意我可以坐下,但是我一坐下来,注意力就全放在了t型台上,几乎没听清她在对我说些什么,只是偶尔回几句简短的话。会场中灯光不断变幻着,充满了迷幻色彩,和回荡在会场中的旖旎音乐十分契合,身材修长均匀的模特,在灯光下展示着充满风情的服饰,她们的行走间充满了美感,看起来竟十分的曼妙。我几乎马上就被吸引住了,即使极其憎恨kamijo,却也不得不承认,他确实是一个设计服装的天才。〈魔风究竟去了那里?〉在注视着台上模特的同时,我也一直在搜寻着他的身影,却并没有看到他在哪里出现。就这样,大概过了有一个小时之久,t台上的灯光一变,会场在刹那间大亮,t台上kamijo风度翩翩的从后台走了出来,他的右手边挽着一个极有风姿、身材高挑,穿着华美的模特。他看起来丝毫没有异样这时候,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。这个位置距离他十分接近,所以我能清晰的看到他的一举一动,但只要一看着他,我的胸口就又开始发痛,不好的记忆也会在同时浮现在脑海中,我强忍着心中异样的恶心感觉,仍然死死地盯紧了他。最令人心急的是,在这种时候,我居然和魔风失散了,想要在这个地方找到他,恐怕会很不容易。〈现在究竟该怎么办?〉我盯着t台上的kamijo,心中十分的迷惑。昨天,我被一群吸血鬼袭击,很难说那件事和他没有关系,因为我除了他之外,就再没有第二个‘仇人‘了。〈仇人,勉强就算是吧,如果不是因为他,兰水月和张音又怎么会死于非命。〉但我心中仍对一些细节无法释怀,包括他明明有机会杀我,却一直没有动手,一想到这里,我心中就不禁有些发冷。这样想的话,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胜算,早知道,走的时候就应该弄一把走私的黑枪。“这家伙比昨天那些废物加起来都要强,小心……“忽然之间,那个陌生的声音又在我脑海中出现,我几乎骇在当地,我朝身旁看去,除了那位请我坐下的小姐之外,这里就再也没有其他人。〈不可能是有人一直再作弄我,那……〉“你脸色那么苍白,没事吧?“身旁的那位小姐的脸色有些惊异,呆呆地凝视着我。因为我无法看清楚,自己此刻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样子,所以我朝她那面瞥了过去,问道:“我怎么了?“在强烈的灯光下,她的脸色骤然发白,呻吟般的低呼了一声:“没什么。“我又道:“究竟怎么了?“那位小姐又连续朝我这边看了许多眼,她的神态才终于恢复正常,道:“真的没什么,刚才可能是我眼花了,竟然看到你背后多出了一条黑影, 香港平码高手论坛精选资料恐怕是因为眼睛太疲惫了才,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奇怪……“虽然她那样说, 六合网开码结果但我却感觉到四周的气氛越来越压抑, 六合网今晚开码结果我深吸了口气,忽然间我的身体晃了晃,险些摔倒。〈真该死,这种时候,竟然不知道魔风去了哪里。〉我脑中不断重复响着‘哗哗哗‘的响声。顿时间,这种响声令我头疼欲裂,一直纠缠着我的噩梦,仿佛逐渐在现实中也出现了。这时,站在t台最前方的kamijo,眼神看似不经意的朝我这边飘了过来,我被他瞟了一眼,已经知道他发现了我。我的心脏猛地一跳,心中更是痛恨万分,这混帐家伙居然敢看不起我,分明是看准了我不想在这时候冲上台去找他算帐。一激动,我身上的伤又阵阵发疼。我这才回过神来,发现周围的人已经全部站了起来,除了我之外,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向t型台上的kamijo道贺,他捧着一束鲜花,身旁围着一群高挑美丽的模特,看起来很是风光。这时候,在我脑中的那个声音清晰浮现出来:“它已经感觉到你了,不管它怎么激怒你,也不要理它,让那个咒符师先去和它打上一场,然后寻找杀它的机会。“我居然不自觉的点了点头,这时候,我已经搞不清楚了。〈为何我对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声音起不了提防之心?那明明就不是我自己的意识……〉我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,先向我身旁的那位小姐道了谢,然后朝着后台的方向走了过去。由于整个大厅的灯都亮了,我的行动也就变的非常引人注目。直到这时我才发现,这大厅里的人实在有不少,而且个个都是衣冠楚楚。强压下想把kamijo给杀了的冲动,我脸上始终挂着礼貌性质的微笑,从隔间中往外走,心中却已经焦躁至极。“跟我走。“忽然,我被一个人拽了过去,当我正想把那个人甩开的时候,才发现那人竟然就是魔风。魔风的脸色冷峻,他的表情比平时要严肃许多,看起来忧心重重。我连忙问道:“魔风大叔,你发现了什么没有?““那家伙果然不是人,是只厉害的吸血鬼。“魔风说完,表情变的异常凝重,他像是在思索着难解的问题,眉头时不时的合拢起来。“后面的化妆室里没有人,去那里吧。“一路上,我们竟然没有被任何人拦住,畅通无阻,顺利的进到了后台的化妆室里面这间化妆室是个长条状的房间,长度非常的长,中间的过道宽度却很狭窄,房间相对的两面墙壁上紧靠着两排镜子。这房间里面有一种极淡的化妆品的气味,说明平时应该有很多人在这里补妆。但在此这时,这间诺大的化妆室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在,使里面显得异常空荡。魔风进去之后,立刻就从他身上黑色的大衣里套出了一把手枪,顺手丢给我。我从半空中接住把柄枪,不解地望定他。“这柄枪里面装着六发银质子弹,银子弹攻击吸血鬼有特效,如果他袭击你,不用留情,想放暗枪也随便你,反正那家伙只是只吸血鬼,专门袭击人类,但注意千万别打在我身上。““子弹只有六发,如果你用完了,我这里也没有了。“即使是说话的时候,他眼中也带着浓浓的杀意,而他的步伐,看起来却比猫更加敏捷灵活。我点点头,抚摩着手中的这把枪,手上顿时感觉到一阵舒适的凉意。〈真是奇怪,似乎每次我都会拿着枪械?〉想到上次所发生过的事,我不经全身寒毛直竖,忽然,我想到一个问题:“魔风,你该不会随便见一只吸血鬼就想杀吧?“魔风怔了怔,很爽快地道:“当然。“听到他的回答,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,我心里忽然感到一阵发凉。从小以来,我就和常人不同,刚才,又有陌生的声音不断从我脑海中浮现,如果我不是精神病,就肯定不是人了。〈如果我不是人,魔风应该不会动手把我宰掉吧?〉我拿着那柄枪上下把玩,又顺手拉过一张椅子,在镜子前面小心翼翼的坐下。只要动作稍微大点,我全身上下的伤口就会一起疼起来,所以我自从出了华盛顿酒店之后,就一直在很小心的保护着自己的身体。我握着那把枪,魔风站在一旁闭目养神,静静地等待着kamijo的出现。没过多久,只听外面传来‘咯‘的一声。3化妆室的门被打开,kamijo从外面走进来。kamijo显然马上看见了我们。他的神态却并不惊讶,悠然自得地朝我们这边走过来,居然还伸出了一只手,似乎准备和我握手。“我知道你会来的,要知道,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。“他不急不慢地朝我这边走过来,而那些话,也像是对我说的。我却实在不想和他靠的太近,所以退后了一步,才道:“kamijo先生,兰水月的死和你有关系吧?还有昨天袭击我的一群吸血鬼。“魔风朝我这边看过来,他一定没想到我竟然认识这个吸血鬼,但他脸上只是略显讶色,并没有任何表情。kamijo举止优雅地颔首,爽快地道:“没错,兰水月确实是我杀的,那天晚上我就盯上了她,没想到居然发现了你,当时,我先一步躲在窗帘后面,等着你们进去,却只等到兰水月一个急匆匆地奔了进来,拿起电话不知想干什么,我先一步吸了她的血,又等着你进来。““你当时已经失去了神志,可能你已经忘了,附在你身体里的吸血蛭因为闻到血的味道,突然朝我窜了出来。“他皱着眉道:“它的样子真是太恶心了,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,那只吸血蛭如此巨大,公式专区早该吸了不少人的血,为何它的妖气里却没带一点血腥气,显然是你把它压抑的很好。““然后,我不禁对你产生了更浓的兴趣,又把吸血蛭送回了你的体内,顺带加强了它身上的妖气,我想看看你究竟会不会被它夺去意识。““后来呢?““不知怎么回事,你突然狂性大发,把整个房间都砸了,我一直在旁边看着,顺便监视你,一直看到你和那位警官收拾了那条吸血蛭,更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“听着他的话,我起了一身的疙瘩。他忽然笑了笑,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高傲,由于他个子极高,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有气势。他身上那一身华丽的衣服,更衬得他就像一个真正的贵族,使得他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过人的魅力。再加上他说话时狂傲的语气,确实很容易让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陶醉其中,他的确有着能把小姑娘迷死的魅力。(老实说,即使我不太喜欢他自以为是的个性,却也不得不承认此人确实是一个气宇轩昂的美男子。)不只是我,甚至连魔风的脸上,都有种很古怪的表情。我冷冷地注视着他,道:“我才刚到东京,立刻就被一群吸血鬼攻击,这应该和你脱不了关系,居然耍我。“kamijo有些悲伤地叹息道:“我们伟大血族的生命,只能在黑暗中度过,时光实在是太悠长了,所以必须找到一个同伴,才不会太过寂寞,这几百年来,我一直都承受着黑暗寂寥的漫长时光,我高贵而强大,不想和族中其他血族一样,随便找个人类让他变成神圣的吸血族陪伴我。“他眼中闪着异样的炽热光芒,目光紧紧锁在我身上,这时,我许久没发做的心率失常,又有将要发作的迹象,使我觉得心脏越来越难受。〈被一个像他这种性格的‘人‘盯着看,真是令人无法忍受。〉(如果可以,我真想马上把这个王八蛋分尸扔进东京湾,或许这样我才能多活一段时间。)kamijo像吟诗一样念着:“我需要一个人来陪我度过悠长的黑暗,如果你被一群血族追的走投无路时,就只能来寻求我的庇护,现在你果然来了,不过……“他用手指了指魔风,道:“这个人,又是谁?“魔风此刻已经蓄势待发,叫了一声:“少废话!“看他的神情,他似乎再也忍受不下去了,好象会马上出手。〈什么鬼原因,谁想变成只能在黑暗里苟延残喘的吸血鬼,原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我才一直受伤,不断被怪物骚扰,还差点因此送了命,但是……〉“魔风大叔,你没问题吧?“我怀疑地道,明白了那件事的前因后果,我更想报之前的仇,但那家伙看起来似乎很厉害。魔风顿时瞪了我一眼。这时,只听kamijo慢悠悠地道:“魔风,除魔人协会亚洲分部的主席,那个专门猎杀吸血族的咒符师。““听说你到处猎杀我们血族,想找出当年杀了你妻子和女儿的那只血族,告诉你吧,我知道那家伙是谁!“他很神经质的笑了起来,笑容中,有种说不出的残忍。听了他这番话,我才终于明白,为何魔风身上总带着一种沧桑感,为何会整天盯着一张照片发呆,我只观察了他一天,就发现了他的这个习惯。魔风的脸色铁青,额上的青筋也现了出来,握紧了双拳,愤怒地道:“它是谁?!!!“这时,他耸着肩,道:“偏偏我就是不想说。“魔风几乎立刻就开始了行动,闷哼了一声,,蓦地消失在他眼前。他怔了怔,陡然间转过身去,马上就看见一张咒符,正疾电般朝他飞去,他顺手一拈,咒符却突然爆成一团火焰,烫得他只得缩回了手。他往后退去,视线仍不断搜寻着魔风的身影,他虽然故意激怒对手,但也知道对方是个辣手的家伙,决不容易对付,所以行动时亦份外小心。“破!“魔风的声音从他左侧传出来,魔风的话音还未落,一团混着强烈灵气的火焰,就闪电般袭向他的面门,转瞬之间就到了他眼前。他惨哼了一声,他躲的慢了一线,火焰几乎把他包围住。他心中后悔白白让对方抢了先机,如果是他攻击在先,可能现在的情况就会完全相反。同时,他已经感觉到了魔风的位置,双手朝魔风切去,吸血鬼的行动迅速,力大无穷,轻轻一扯,就能把人撕成两半,他的双手远比任何武器都要可怕。魔风显然也知道这点,并不和他硬碰,只是随手甩出张咒符。他避过咒符,魔风却已经闪到了他眼前,双手里各扔出了两把刻满咒文的刀。在同一时间,魔风手拈着咒符往他的额头上打去,四柄锋刀的弧度刁钻至极,分别朝kamijo身上的四个位置刺去。kamijo轻笑了一声,忽然,周身弥漫起一股强烈的妖气,那四柄刀在刺中他的瞬间,发出了几下响声,全掉落到地上。他也不躲迎面而来的咒符,双手朝魔风心口掏去,魔风吃了一惊,并不想和他同归于尽,扔开手里拈着的咒符往后方急退。他正要追过去,胸口突然感觉到一凉。他低头去看,蓦地瞧见自己胸前伸出了一截拢在一起带血的透明指甲,他惊骇地甚至发不出声音。我右手的五根指甲深深刺进了他的胸口,从后胸一直穿出前胸。不知不觉中我的指甲突然变的奇长,锋锐无比。此刻,指甲上面鲜血淋漓,血顺着我的指甲流到手背上。半透明的指甲足有六十公分,紧拢在一起,看起来似乎比刀刃还锋利,发着夺人心魄的寒光。我盯着自己的手,心中阵阵发寒,我从没有想过,我的手竟然会变成这么可怕的武器。因为根本没料到我会从后面偷袭,所以,我的指甲差一点就穿透了他的心脏。我把手抽回来,kamijo的喉咙里发出另人毛骨悚然的声音,他转过身去,惊恐地望着我,双手捂着受创的心口不断往后退。我细细端详着自己的手,但还没看几秒,我的右手马上恢复了原状,看起来修长优雅,洁净无比,根本没有一丝血迹。如果不是亲眼看见kamijo胸前开了个血洞,我几乎怀疑刚才的景象只是我的幻视。kamijo突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撞破门逃了出去。魔风一直都盯着我发怔,等到他发现kamijo逃走了的时候,再追已经来不及了。他那声凄厉的惨叫声,肯定会把不少人引到这里来,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待太久时间。总算我还没有被自己慑住,我急忙拽起刚回过神来的魔风,从被kamijo撞破的门洞里急匆匆逃逸出去。4虽然这时已经接近黄昏,但夕阳的斜晖却仍然照耀着大地,街道上的行人络绎不绝,任何人都能感觉到温暖的阳光。被阳光照耀着的我,却始终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见的一切都是真的。〈但那确实是真的,又使人不能不信。〉坐在计程车上的时候,我将自己的双手摆在面前仔细端详,双手仍然很修长,除此之外,我并没有发现它们有任何异样。我透过计程车的车窗看着沿途而过的景色,希望能借此使心情平静下来,但我的头脑却一直紧紧绷着,无法接受刚才发生的那一幕。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难道我真的不是人吗?〉(不,有可能不是我的原因,而是那种声音……)我回想着当时的情况,忽然发现,每当我脑海中的声音浮现时,我的身体状况就会变的很特殊,不是头疼欲裂,就是极度的烦躁,就像一个人的身体同时拥有许多个灵魂一样。当时,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,只是不由自主靠上前去,把手插进了他的胸膛里,那一只手的指甲变的好似利刃一样,这种变化究竟是如何产生的?连我自己也感到极度的疑惑。我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掌看,从中却什么也看不出来,无论怎样看,这也只是一双极为普通的手。一直到计程车驶到了我下榻的酒店门口,我才能从刚才的震惊中稍微回神,魔风显然也和我一样。这家酒店,我已经有一天没来过了,没想到房间居然还没退掉。直到走进了我租的房间中,我刚松了口气,才准备仔细想一想刚才发生的事情,忽然之间,我的喉咙一凉,一柄阴气森森的刀锋已经抵在了我的脖子上。“你不是人类,说,你究竟是什么妖怪,妖气隐藏的很好,我居然一直没察觉。“魔风森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“昨天在那个小公园里,那群吸血鬼为何会追杀你?你分明有能力杀了它们,何以直到我出现你都没动手?“我委屈地道:“一定要我解释吗?“魔风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:“你说呢?你要是骗我,马上就杀了你!“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好,那我就说了,我其实什么也不清楚,只不过最近运气太差,总碰见莫名其妙的事,上个月刚被恶心透顶的吸血蛭上了身,这个月又被吸血鬼追杀,现在又被信任的魔风大叔用刀抵着脖子,随时有可能被割断喉咙,血流四溅。““那,刚才是怎么回事,人的指甲有可能变成那样的武器吗?“魔风闷哼了一声,虽然他的话仍是少的可怜,但我却能感觉到抵在我喉咙上的刀渐渐放松了。“我怎么可能知道,有可能是基因突变。“我很委屈地说。〈其实我也不知道,我也只是察觉到自己的头脑最近越来越古怪,但却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。〉我仔细想了一想,又道:“我从小就幻视,过得一直不太正常,发生了这种事,似乎也是可能的。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至于魔风会不会相信,那都是他的问题了,我也无法掌孔其他人的思想,我静静地等待着背后的魔风做出判断,毕竟,我的脖子也不会比他手上的刀更锋利。就在下一秒中,我脖子上森冷的刀气已经消失无踪。我只听见魔风在背后冷冰冰地道:“一大篇推托之词,看来也问不出什么,趁我还没想杀你,给我滚的越远越好。“我耸耸肩,无奈地道:“魔风大叔……这里……好像是我住的地方?我不想滚,靠近可以吗?“魔风怔了怔,转身就要往门外走去。“等等,难道你不想找出杀了你妻女的那只吸血鬼吗?“我一向是这样的,只要能达到目的,不管如何卑鄙的手段,也都能使的出来。果然,听见我的话,正在往外走的魔风身子一顿,蓦地转过身来,紧盯着我道:“你知道?“我奸险地笑了起来:“我虽然不知道,但kamijo好象是真的知道,他迟早会来找我报仇,到时候,魔风大叔不是正好可以找他问清楚吗?“他似乎很不喜欢被人称为大叔,但是我更喜欢这样称呼他。魔风怔了怔,无奈地瞪了我一眼,哼道:“你是怕kamijo来找你算帐,想找我帮你挡着吧?“我摊开了手:“当然不是的,只不过是我看魔风大叔一直在为找不到仇人而烦心,最起码大叔也在昨天救过我一命,这只是做为朋友的责任罢了。“〈自从那次被吸血蛭附身之后,我就仿佛与吸血的怪物有缘,一再的碰上怪事情。这回,如果不是被魔风大叔所救,我恐怕真的会死无葬身之地,所以也想帮他做一些事,这样我的心里才不至于有愧疚感。〉好笑的是,就连冷凌峰警官那样的灵能力者,都从来没见过吸血鬼,我却被十几只吸血鬼袭击,险些死于非命。“大叔,灵能力者和咒符师究竟有什么不同?“此刻,魔风正拿着一把锋利的利刃,仔细的用一块白绢在上面擦拭,听到我这样问,他道:“灵能力者大多数都是业余的,虽然有灵能力,碰到妖怪或者冤魂的机会却极少,但像我这样的咒符师,却是靠这个吃饭的,几乎接受的每一个委托都是除灵。“我忽然发现,除了提及吸血鬼的时候,其他时间的魔风大叔都是一个很柔和的人,虽然他的外表看上去令人无法接近,但真正熟识,才能看出来他的个性其实是很有趣的。我开玩笑似地道:“魔风大叔,你觉得单靠除灵,真的能过的很好吗?如果你几时穷到了露宿街头的地步,千万不要不好意思,只要那时我还没死,就让我来养你好了。当然,你可以给我当仆人,这样子,你拿钱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了。““算了吧,看起来,你连养你自己都困难。“我笑咪咪地道:“怎么会呢,即使再没钱,我也可以去当女人的小白脸。““那就这样,一言为定了。““你--“魔风被气的说不出话来,但忽然间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事,表情变的十分严肃。他思考了很久,半晌才道:“不管你这家伙是人还是妖物,最好都不要在夜晚出去,东京最近的磁场很不稳定,你这样出挑的家伙,刚好能成为那些怨魂孤鬼的目标,最近有些倒霉的人,甚至连自己怎样死的也不知道。“我好奇地问道:“哦,对了,魔风大叔,你为什么会到东京来?““这次来日本,是因为我接到了一个除灵的委托。““什么委托,莫非是又有哪间厕所里出现了花子?“我吞了口口水,其实,我从小就很怕鬼。他扔给我一个信封,恨恨地道:“我已经什么也不想说了,你自己看吧!“我打开信封,从里面抽出一张复印纸,折开来看,只见里面是打印下来的一封电子邮件。我仔细的看了起来,信里的用词语句不通,似乎是一个小孩写的,大概意思如下。“除魔人协会亚洲分部主席魔风先生,请救救我!我从小就能看见幽灵,这次,我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,很多鬼魂都来找我,请快点来救救我!“信的下面还附着两张照片和地址,我一看之下几乎吓了一大跳,照片里拍的明明是同一个男孩,他们的表情却有着天渊之别。一张照片上的男孩只有五六岁,穿着一身白衫,笑的十分稚气,显得活泼开朗,显然是七八年以前拍的。另一张照片上的他,年龄至少也有十三四岁,虽然这两张都是同一个人的照片,但到了他十三四岁后,脸上却带着种惊恐痴呆的表情,就像刚受过某种巨大惊骇,愁眉苦脸,而且整张照片看上去也鬼气森森。他的一只手,紧紧拉着一个半透明的女孩子,他们身后的空地上,长满一簇簇大片大片的石葱花,尤其又是深夜,血红的石葱花,使他们看起来就仿佛来自地府,这张照片,显然是在夜晚拍摄而成的,我问道:“他旁边的那位女孩子似乎是透明的!?“魔风点点头:“这个孩子能通灵,所以看见鬼魂是家常便饭。““这几日来东京的磁产紊乱,估计和他有关,我明天准备去他所在的学校找他,地址就在下面记着。“我把信收进信封里,递还给他,道:“这总算和我没有关系。“魔风阴险地一笑,指着我,道:“你也要去,从明天开始,你必须和我学灵修及一切的法术,如果想变的厉害,你就必须苦练,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历练,这次除灵就当做你修炼的一部分,别有任何怨言。“我顿时呆住了,我以前根本没想过会有这样多的问题,我来东京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要找到那只吸血鬼,查清楚我一直以来疑惑的事情,但如今我已经知道了我想要知道的。既然kamijo把所有的一切都说了出来,我就没理由再待在这里了。更何况,一想到那个家伙正躲在东京某一角的暗处里窥探着我,我就想立刻离开这个地方。〈只有尽快离开东京,才是最安全的。〉〈不知道为什么,和魔风大叔待在一起的时候,我阴沉的个性变的格外开朗,连带着,人也跟着变迟钝了不少。我吸了口冷气:“我来日本办的是留学签证,恐怕没时间啊!““别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,今天去学校露个面,明天下午准时去那所中学,和我一起除灵。“魔风说完就推开房门,不由我分说,就走了出去。

  福彩3D第2020026期开出试机号为553,奖号为885。组选类型为:组三,号码大小比为3:0,奇偶比为1:2。

  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楼塌了。

,,精选一码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