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因为发了太长时间的怔
浏览:205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1这时候,街上已经有不少放松下去的上班族,三五成群的蜂拥进酒吧里。楼层上各种广告牌,在黑暗中放着七彩缤纷的光,另有一些地方,整天都在营业,例如情侣旅馆,因为别的城市没多少那种按小时收费的旅馆,所以例如涩谷道玄阪著名的旅馆街,因此就格外具有东京特色。夜晚的城市,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,接近病态的激情。白天紧张工作的人,也只能在空闲时间里得到放松,也许东京的快节奏,正是我最喜欢的,此刻,我正坐在一家热闹的小酒吧里,透过弥漫的灯光,看着别的人饶有兴致地谈着各种事情。这时候,一个女侍应给我端过来一大杯调好的烈酒。我接过酒杯,正准备沾口的时候,才突然想起来,这杯酒根本不能喝。像我这种程度的心率失常,如果不是一时疏忽,即使不用医生提醒,也知道自己不能沾太多酒精。上次在看见兰水月死状的时候,因为受的刺激太大,曾经在酒吧里泡了一夜。但在第二天的时候,我就感觉到身体极端的不舒服,所以,当时不慎喝了酒的后果,令我至今难忘。〈真是太可惜了。〉我在心中暗叹了一声,顺手把酒杯放在了面前的巴台上,忽然想起了以前居住的那个城市。有了那一笔足够多,使我不管在哪里都可以维持舒适生活的钱,对我而言,其实去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。〈之所以还没去死,是因为还找不到死的理由吗?〉这个问题还真是够讽刺的,骤然间,我不自觉的有种想要大笑的冲动。就在这时,酒吧的一端突然传来一阵很大的哄闹声,一直传到了这个偏僻角落的吧台附近。我用目光向身旁的女侍应询问,她朝传来骚动的那边望了过去。但在下一刻,她脸上的表情就变的恐怖至极,惊骇的大口喘着气,她甚至连手中一直端着的托盘也拿不稳了,托盘在她手中滑了出去,‘砰‘的一声掉落地面。我连忙抓住几乎快昏过去的女侍应,她的手立刻紧紧抓住我的手臂,指甲深深掐进了我的肉里。转眼间的工夫,一种古怪的气氛从酒吧的中心一直蔓延过来。人们惊悚的尖叫声不断传进我耳中,酒吧里的每一个人,几乎都在同时陷入到歇斯底里的尖叫当中。而这一切发生的时间,只不过是在瞬间,我扶住身旁女侍应剧烈颤抖着的身体,向她问道:“别紧张,放松下来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“那个女侍应双目圆睁,她已经哭了出来,满脸惊恐,大叫了几声,伸出一只手臂指向酒吧的顶上。我朝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顿时,我感觉到一阵昏眩,身体摇摇欲坠,几乎站不稳了。本来,是我在扶着身旁的女侍应,这时却全靠她扶住了我,才使我不至于跌倒。在烟雾弥漫,灯光幽暗的酒吧里,还是能清楚的看到横粱上斜挂着一个女人。这个女人被卡在上面,四肢都在半空中乱晃,她全身都被鲜血染红,再加上她本人也穿着一身红裙子,眼部的化妆,也是桃红色的,十只手指上都涂着豆蔻色的指甲油。这一身的红色,使得整个画面越发的诡异。女人的双眼紧闭,但她的胸脯却还在不断起伏着,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,血使得一部分头发粘在了她的脸颊上。虽然在极昏暗的环境中,但一看之下,任谁都能从女人的装扮看出来,她是个舞女,她化着浓妆,但年纪最多也不会超过二十岁。她的身上,几乎每一处都在淌着血,血顺着她僵硬的四肢滴在酒吧的地面上。滴答、滴答,血液一直顺着她的身体在往下流淌,酒吧里忽然从一片混乱中静了下来,静的实在可怕。又过了几秒钟,不知道是谁先大叫了一声,夺门而出。在下一刻,恐慌的情绪仿佛会传染一样,几乎所有的人都不顾一切的往酒吧外挤去。顿时之间,酒吧里乱成一团。但一直扶着我的女侍应,总算是十分好心肠,竟然没马上放开我逃出去。这时候,除了一直扶着我的女侍应,和我本人之外,这里就再也没有其他人。刚才看到那个挂在横梁上的女人,我之所以那样震惊并不全是因为她,更大是因为在横梁上谁也没注意到的一个位置,用血写着我的英文名字。直觉告诉我,把这个女人挂在横粱上的家伙是冲著我来的,我松开一直拉著的女侍应,用日文告诉她赶快出去报警和叫救护车。〈究竟是谁和我有深仇大恨,居然会干出这么残忍的事来!〉我几乎想破了脑袋,也想不出来会有什么人这样恨我,而这个时候,刚才酒吧里满满的客人已经全部都逃了出去。我立刻拖过去一张圆桌,先跳了上去拽住那女人的手臂,小心地把她从横梁上移下来,由于她被卡在了横梁上,所以我的动作十分慢,也必须很小心才不至于再次弄伤她。她身上的血立时沾了我一身,但我却没有时间计较这些。我能感觉到她轻微到快要没有的呼吸声,我隐隐觉得,既使医务人员马上来,也绝对救不活她了,她失血太多了。这究竟是什麽人做的?我把她抱下来,放在桌上。同一时间,一阵厉风往我背上扫去,我闪身躲过,背後却是一阵巨痛。我全身都紧张起来,松开了抱着她的手,立刻就下了一个决定,丢下那女人准备转身就走。我转过身朝四周望过去,忽然感觉到在我周围似乎有很多人,但在我眼前,却仿佛全是黑影子,并且在不断的摇动着。我神经紧绷,眼睛感到一阵刺痛,原来我额上全是汗水,连自己也没发觉,但一揉眼睛,立刻把汗水弄进眼晴中去了。我闭上双眼,待过了一会儿,才又睁开双眼,再往周围看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,因为眼前的景象着实让我吓了一跳。在酒吧的灯光下,我看到十几个长相邪美的男女,正隐没在酒吧各个阴暗的角落里,在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后,我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他们的脸色都非常苍白,神态妖异,看起来都极不正常!十几双嗜血的眼睛狠狠盯着我,使我感觉,我就像是被他们的目光给生吞活剥了一样。我心中虽然害怕至极,但却有种奇异的感觉缓慢的从我心中涌现,使我在十几双贪婪的目光下不至于失去理智。他们看起来,像是正在蓄势待发,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。吸血鬼!一个名词闪进我脑中,那是一种常出现在电影或者小说里的生物。如果不是亲眼看见,我也不会相信世界上居然真有这种生物存在。看样子,他们分明是冲著我来的。虽然这样认为,但时间不容我想什么,更何况,即使我现在害怕也无济于事,唯一该干的,就只有靠自己救自己。不管他们是什么‘东西‘,看起来,他们和我之间根本就无法沟通。我未加思考,就把吧台上所有酒瓶全扫到地上。他们却仍然没动静,我心中冷笑,有种近乎复仇的快感。这些家夥们居然敢小看我。现在还不想动,这样更好,一会儿就有你们乐的了。我迅速把打火机点燃,扔进满地的酒精里。火‘轰‘的一下在他们面前燃起来,由於火势太猛,小酒吧在一瞬间烧起来了。趁着他们呆住的一瞬间,我看准机会,从大门窜了出去。我从酒吧里冲出去的时候,在小酒吧外边,聚集着一群刚才从酒吧里逃出去的人。这些人虽然都站在酒吧外面不远处,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再进去,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是否很怪异,但仍能感觉到旁边人群,都把怪异的眼神停留在我身上。这时正有一辆敞篷车从小酒吧门前经过,行驶的速度很缓慢。我挤出人群,顺势跳上车,车主惊愕地朝我看过来,我顺手打开另一边门,把他从车里推了出去。自己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。我这个方法是向冷凌峰警官学的,在时间紧急的时候,这个办法看起来还真的十分有效。心里向那车主道了歉,踩紧油门,同时想到一个问题,那些‘吸血鬼‘被困在小酒吧里,至少会有两三只被烧死,剩下的绝不会放过我。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麽要围攻我,但我决不能就这样乖乖束手就擒〈如果他们真的不是人,那……会不会追上来?〉一个荒谬的想法,忽然从我心中冒出来。〈不过似乎不要紧,他们看起来是很可怕,但脑子似乎不太好。〉虽然我一向相信神秘的事物,但是当这种事真正发生在眼前时,太过令人难以置信,又怎么能让人相信?幸好上次看见了外型恶心至极的吸血蛭,这次发生了这种事,才让我心理也不会觉得难以承受。“可恶!“敞篷车就像疯马一样往前冲,撞掉了街边不少招牌。我握紧控制盘,背后已经出了一身冷汗。我的驾车技术并不是很好,去年才刚拿到驾照,可以说驾驶技术非常差劲。刚才一时情急之下抢了这辆车,却因为这条街不太宽的缘故,至少撞倒了路旁十几个店的招牌。〈该怎么办呢?真是太糟糕了!〉我的车后面传来声响,我下意识的从反光镜里往后看去,看清楚了后面的情况,心中顿时一凉。只见是酒吧中的那群吸血鬼,开着车追了上来,他们开车的速度非常的快,从反光镜中,我能清楚地看到他们的表情。那些家伙们开着车,车速越来越快,而我却根本不熟悉日本的街道,敞篷车逐渐往大道上驶去,虽然如此,但后面的几辆车却已经离我越来越接近。‘碰‘一声巨响,两辆车撞到一起。我拼命转著方向盘,好不容易才没翻车。我的驾车技术实在甩不开後面的几辆车。这时,无数个念头在我脑中想起,可惜这些想法中,没有一个是能够用到的,也对我毫无帮助。正在此刻,车后面的位置上,突然传出很轻的响声,像是一下物体落地的声音,我从反光镜里看见,有一个在酒吧里见到过的家伙,此刻正趴在后车厢上,准备朝我扑过来。情急之下,我开着车往路旁的公园里冲进去。敞篷车车身左摇右摆,趴在后车厢上的家伙没站稳,被我甩下了车,重重地掉在前面的路上。从时速这样高的车上掉下去,光是身体和地面的接触摩擦,就足以让多数人丧生。但是被我甩下车的那家伙,却像是丝毫没有受到创伤。我心中一惊,踩紧油门,敞篷车猛地加速,朝他撞了上去,这回,他发出毛骨悚然的惨叫,被撞的朝相反的方向腾空而起。到了现在,我越发不相信他们是人类,但他们究竟是什么东西,怕也真的只有鬼才知道。在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‘砰‘一声枪响从前面响起,我的右肩先是一阵发凉,随后传出锥心的剧痛。我伸手一摸,在公园街灯很暗的光照下,我的手上全是鲜红的液体,臂膀上的衣服,已经被一大片刺目的血液渗透了。那一瞬间, 每期一肖一码大公开我的头脑有些麻木, 香港平码高手论坛精选资料肩膀处传来一阵阵的刺痛,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疼痛似乎在刹那间传遍了全身。我痛得呻吟出来, 六合网开码结果心中猜想,肯定是肩胛被子弹打中了。这种被子弹打穿肌肉的疼痛,和被动物咬出的伤口感觉完全不同,这种痛楚传遍全身,只要我有轻微的动作,就会有一阵彻骨的奇痛蔓延到全身,不止是肩胛处,而是全身都在发疼。肩胛处的伤口,牵动着我身上的每一处肌肉,这时候,我的脑中除了感到几乎使全身麻痹的疼痛外,想不了任何事。甚至在一瞬间,忘记了后面还有不是人的家伙们在追着我。〈莫非被子弹穿进身体真的这么疼?〉我全身像剧烈地发着抖,连神经也几乎痛得麻木了。我真是不甘心,才刚来到东京,我就碰上这种莫名其妙的倒霉事,甚至连自己能否活到明天都不知道。〈他妈的,死也要多拉几个陪葬。〉我强忍着全身的痛楚,用左手操纵着方向盘,把车头掉转,踩紧了油门迎面朝着后面那几辆车撞去。在几辆车快要撞到一起的时候,许多事飞速从我脑海中掠过。很不可思议,以前曾听人说过,人死的时候,一生的回忆都会在短短几秒钟内浮现在那人的脑海中,虽然人人都觉得这种说法不可思议,却没人敢做这样的死亡实验来证实,但相同的体会,恐怕我自己马上就能尝试到了。刹那间,我头疼至了极点,脑中‘轰‘的一声巨响。在这一瞬间,以前被我遗忘的事情,重要的和不重要的,全部都清晰的回想了起来。为何,我从小会做出破坏的举动,情绪那样容易就失控,包括,为什么我能抑制住吸血蛭的力量。每当我梦魇后,就能清晰地感觉到,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邪恶而强大的灵魂。不管白昼或是黑夜,我随时都有可能会看见充满血腥的幻象,就像一场永远不停止的电影。一幕幕,不停的放映着。我不想让别的东西控制我的身体,所以只有竭力把眼前的幻象全部打散,在别人看起来,或许就像是我在无缘无故的发着疯。有些现象,心理学上解释为幻视,但我却知道,我看到的那些景象绝对不是幻视,而是真实存在过,在很久就已经发生过的事。那个深藏在我身体里的恶魔,想要得到解放,我一直不愿意相信我身上存在着如此深不见底的黑暗。但为什么在这种时候,却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。我摇了摇头,肩胛传到身体的痛苦,刺激着身上所有的神经,这样的剧痛,而我却迟迟没昏过去,相反,我眼前的一切变的清晰无比。几辆车撞上的一瞬间,我从车里窜了出去。三辆汽车撞在一起,‘轰隆‘一声巨响,霎时间火光冲天,燃烧的火焰照亮了公园的夜空。‘轰隆轰隆‘爆炸声不断响起,汽车已经烧成了一团,冒着呛人的浓烟。朝公园深处蔓延。从烟和火里窜出十几条黑影。有两三个吸血鬼几乎烧成了火球,在浓烟上空乱跳乱窜,发出惊人的凄厉叫声,叫声在公园里回荡,场面异常凄惨恐怖。这时,我突然发现,我一跃居然能跃极远的距离,等到爆炸声过后,我的神志逐渐恢复清醒,才发现自己竟然摔在了草坪上。回想起刚才的情况,可能是经由爆炸,炎热的气流把我撞到了这里。我咬紧牙关,强忍着自肩胛传到全身的剧痛,但每向前走一步的路,都疼的汗流浃背。刚才的爆炸,把我撞到了这里,在这样的冲击力下,我至少也应该是全身骨折,但为什么,刚才的撞击反而没使我受到任何伤害?更加诡异的事还在之前,我从时速那么高的车里跳下去,身上居然没因此受一点伤,这样的奇迹,为何会一再发生在我身上,虽然不明原因,但连续发生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,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〈莫非我也像冷凌峰一样,拥有灵能力?〉这样一想,连自己都会觉得很好笑,如果我真的有能力,也不会被那群怪物迫到这样凄惨了。被子弹打中的肩胛仍然疼的厉害,使得整条手臂都已经失去了知觉。我忽然想起一件极可怕的事,顿时全身一凉,阵阵夜风从我的发梢吹过,我像是突然从头被冷水直浇下来,霎时间冰寒彻骨。“怎么可能呢,真荒谬。“虽然我马上否定了刚才浮现在头脑中的想法,却仍然感到心有余悸。目前最要紧的事,就是赶快想办法摆脱那些怪物,其他的问题都可以以后再想。汗水模糊了我的视线,我朝四周看去。四周十分的安静,公园的夜空中仍然弥漫着浓烟,从我这边的视角来看,根本无法看到刚才追赶我的任何一个人,我踉踉跄跄往前面走着,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昏倒,但即使真的昏倒也要等走出这里再说。“你跑不掉了!“四周传来的狂笑声,把我从半昏迷的状态中惊醒,使我冷冷打了个寒战。我冷冷打了个寒战,这才发现,因为发了太长时间的怔,我丧失了逃走的机会。我的周围站著十多只身材高大的家伙,他们把我完全包围了,不对,或许他们根本不是人,而是和kamijo同类的‘怪物‘。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,为何这群家伙们想要杀我,何以他们知道我的姓名。但看看他们疯狂的眼神,他们现在根本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,内幕资料恐怕就算我问了也是白问。这些‘人‘,姑且把他们当做是人,我不认识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,所以绝对和他们没有半点仇怨,今天遭到这样的袭击,却丝毫不明白他们袭击我的原因,不知为何,我觉的这种事很荒谬,又觉的很委屈。冷汗顺着我的额头流了下来,我自己也很清楚,以我现在这样糟的身体状况,根本没办法和这么多的人对抗。然而,即使我似乎没受伤,恐怕也一样逃不过,难道我今天真的会死在这里?街灯昏暗的灯光照在我身上,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沉浸在黑暗当中,公园里一片寂静,周围即使有人,也早应该在汽车相撞爆炸的时候,就已经被吓走了。我退了几步,靠在了街灯上,肩胛处枪伤的疼痛,让我连挪动身体的力气都没有。最重要的是,我实在想不出,到底有何办法能从他们的手底下逃出去,如果真的要死,我只希望能死的痛快一点,不要再受那些零碎折磨。一时之间,公园里一片寂静,听不到任何声音。‘嗖‘这时候,有一条黑影朝我冲过来,我反射性地往旁边躲去。但对方的速度太快了,当对方冲过来的时候,我眼前蓦地一阵发黑,胸口像是快要被撕裂般,那种难以言喻地痛苦在刹那间传遍了全身,甚至是肩胛的枪伤,都不及这种疼痛来的让人难以忍受。我的脖颈,仿佛在同时,被对方尖利的牙齿紧紧咬住,脖子几乎快要被牙齿穿透了,那个位置正好是颈总动脉,所以有一股麻木在身上蔓延开来。我也知道,颈总动脉被咬穿肯定是死定了。全身的疲惫,却使得我根本不想再反抗了。我的手腕一振,使得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都被榨了出来,猛地推开在我脖子上吸血的那人。强忍着身上的伤痛,我寻着街灯发出的光晕踉踉跄跄的走过去,这之前,我真的没有想到,人求生的欲望居然可以如此强烈,〈居然用这种方式杀人,或许他们真的是吸血鬼。〉走了这几步,剧烈的痛苦,就使得我胸口剧烈的起伏着,只能软弱的靠在灯柱上喘着气。不止是脖颈,刚才那家伙在靠近我的时候,在我的胸前深深划出一道伤血口,不知用什么利器,所以当我伸手去抹时,整只手掌都被血染红了。在这种时候,我居然产生了一种想法,如果这次能活着逃出去,以后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些家伙。但是,我现在却连站直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了。“把我解放出去。“我的脑中突然响起声音,那声音很遥远,但仿佛就来自内心深处。“怎么样,要不要和我做个交易。我帮你把它们全清理掉,把我解放出来!“其实并没有声音,确切的说那不过是我脑中的一个想法,那个存在于我内心深处的恶魔,力量似乎更强大了,我几乎忍不住马上就答应了它。我才只活了十七年,并不想死,但是害怕身体被夺走的念头,却使我踌躇不定。我也知道,在我身上出现的这种现象,科学上来讲根本没办法解释,玄学中一种现象叫做二重身,也就是指另一个自己,看见自己二重身的人,在之后的不久就会死去,这又和我的情况不太一样,我更像是有双重人格般,但却不是。发生在我身上的怪事,无法解释的清楚。时间迫在眉睫,如果现在不答应它,我恐怕马上就得死,死神正频频在向我招着手,我低喃着道:“好吧,但你有什么方法能帮我?“不知道为何,我竟然相信了一个飘渺的声音所讲的话,并在心底深处生出一丝逃走的希望。2位於新宿的华盛顿酒店,在东京的夜空下看起来豪华至极。酒店内的侍者,推著餐车边走边看门,看到相应的门牌以后,侍者在门外叫了声:“魔风先生,您要的晚餐。“一个低沈的声音从门里面传出来,示意侍者可以进去,侍者轻轻一推,门就开了。原来,这扇门一开始就没有上锁,只是被虚掩着。这里是酒店中极其豪华的房间之一,在四十三楼,如果拉开窗帘,从整面的落地窗向外看去,东京的全部夜景可以尽收眼底。但侍者进去之後,却立刻愣了愣,因为屋里面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。现在已经是晚上了,这位客人却并没有开一盏灯,窗帘也拉着,他又一直不做声,使的屋里透着一股古怪的气氛。侍者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,迅速把东西放好之后,又迅速退了出去。在侍者出去之后,遮掩住落地窗的窗帘,被他一把拉开,随后,他又把灯也打开了。夜晚的星光,透过落地窗照进这间很暗的屋子里。这时才能看清楚,他的双眼极其有神,从他目光中所流露出的深沉,冷静,那种五官所构成的充满坚毅的轮廓,使得他看起来十分异于常人。在卧房的床上放着一只皮箱,装着的全是大大小小刻着古怪花纹的古董刀,几十把锐利的古董刀,极薄的刀身,在酒店客房的灯光下散发着奇异的寒光。看起来,这些都是能吹毛断发的好刀!而这些刀也是真正年代古久的古董,这点,就连对古董鉴赏毫无研究的外行人也能看的出来,更何况刀的刀身上雕刻着咒符般的花纹,仿佛是来自某个神秘古老国度的古物。他将刀横握在手中,对着光源,一侧刀身,立刻就能反射出来刺目的光,刺目的强光,使人的眼睛也要经过几秒钟才能恢复视力。他正在用一种十分奇异的姿势,观察着其中一柄刀的刀身,这样古老而锐利的刀,价值绝对不菲,一直这样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,他才将刀收起来,并且小心地将它放在床上的皮箱里,这只皮箱显然也是特制的,里面放着的全部都是刀,锋利而寒冷的古董刀。坐回到宽大柔软的沙发当中,他从贴身的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相薄。这其中只夹着一张泛黄的旧照片。可能是因为这么多年来每天都要拿出来注视许久的缘故,照片上三个人的面孔磨损的有些模糊不清。照片上有他的妻子和女儿,他的妻子温柔体贴,女儿可爱又佻皮,但现在却只留下了他一个人。她们曾是那样的温柔可爱,带给了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。他低叹了一声,轻轻触摸着照片上的面孔,然后才把照片重新夹进相薄里,准备去吃晚餐。就在这一瞬间里,他忽然察觉到了异样的妖气,那股气息十分强烈,极像是吸血鬼的妖气,是从离酒店不远处的小公园中传出来的。吸血鬼一向都单独行动,那股强烈的妖气,却说明这次有很多只聚集在了一起,究竟是什么特殊的事,使他们聚集起来的?〈但,只要是吸血鬼,都绝对不能放过!〉双手攥紧,青筋浮现,他脸上的表情痛苦无比,这种长久以来积蓄成的恨意,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了。他也不能不恨,因为他的妻子和女儿,都是死在吸血鬼手中的。他可以算是除魔人中的咒符师,除魔人这种职业很特殊,比职业杀手更不为人所知,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种职业存在,除魔人处于阴阳两界之间,他这次会来东京,完全是因为接受了一个顾客的委托,他本来打算明天办完那件事就离开东京,但现在,他改变了主意。他也绝对相信吸血鬼的存在,因为他就是一个除魔人。他几乎是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餐具,准备起匕首和咒符,即使那里真的聚集了一大群吸血鬼,像他这种经验丰富的除魔人也完全能解决掉,虽然可能需要花费一些时间。这里是四十三层楼,从电梯下去太慢了,他念起召唤浮游灵的咒语,浮游灵是一些虽然已经死去却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,或对世间还有留恋的人,便会变做浮游灵在人间游荡,用来当作临时式神非常好用。有些浮游灵还能作为高速飞行的工具,正适合这种时候用。他打开窗户,从四十三楼的阳台上跳下去,他在高空中往下飞掠,夜晚的空气刺激着他的灵觉。感觉到吸血鬼的气息离他越来越近,他的心情越来越愤慨。3我靠在街灯上,冷汗顺著我的额头直往下流,汗水流进眼中使眼前变的一片模糊。我盯着眼前的一群‘怪物‘,但他们在我眼中都已经变成了模糊的一团,就像是十几团扭曲了的黑雾,正在不断的拉长变形,消散于眼前。僵持下去决不是办法,我身上的伤口,已经开始麻木了。若不是因为我刚杀了他们的头子,出乎他们意料之外,他们早已经开始围攻我了。有一点我也没想到,被我趁其不备勒死的那只吸血鬼,居然发生了那种恐怖的变化。他软倒在地后,血液就开始顺着七窍倒流,眼睛、鼻子、口中,耳中都有血液泊泊流出,看上去异常恐怖,从他身上流出来的血液迅速被土地吸干,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,他的肉体就像腐朽了一样,被微风一吹,就迅速化为粉末,消散在空气中。这时候,土地上虽没有血迹,但却散发着浓重的血腥气。那只吸血鬼没留下一点曾经生存的痕迹,在黑夜里发生这样的变化,使得整个过程奇诡无比。也就是因为这个诡异的变化,这群嗜血的吸血鬼才不敢靠近我。就连我自己也几乎僵住了,我虽然一直睁着眼,但一回想起来,那个画面仿佛又会重演。但这样僵持下去决不是办法,因为我身上的伤口,已经开始疼的麻木了。我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倒下,疼痛的感觉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力感,空荡荡的,就仿佛我已经失去身体,失去了所有的感觉,如果不抓住点什么,连自己也会跟着消失。周围的景物在不断幻化,骤然间出现了许多个人脸,亲人,还有兰水月的背影,当我伸手去抓的时候,兰水月转过身来,我才发现自己抓到的竟然是张音,我刚想唤住她,但在下一刻,眼前所有的一切都被黑暗吞噬。是不是我对不起太多人,才会得到这种下场,但我却根本不想向他们道歉,因为我没有任何不对。〈就是这样,即使死了也没有任何感觉。〉恍惚中,我已经意识到自己快撑不下去了。我快要死了,难道死就是这样吗,没什么可怕的,反正,我活着也没有任何目的,也没有任何牵挂的人,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也总会感觉到寂寞,所以喜欢在喧杂的场所,感受着别人的感情。即使能笑出来,我心中也从来都没有快乐过,这样毫无知觉的死去,也未尝不是一种福气。财富,权利,女人,想追求这一切都是为了要满足,享受由满足感带来的快乐,也许谁都没有错,只不过是我太挑剔,如此濒临死亡,我的思想却格外清醒。就在这时,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到像火一样熊熊燃烧的灵气。而且,这股带着冷酷杀意的灵气的目标,似乎并不是我。我怔了怔,在中了颗子弹之后,我仿佛能觉察到一些奇特的事,比如这种难以解释的感觉。称它为灵气,是因为这股气很像人生命的力量,也能称为灵魂的力量,奇怪的是,这群吸血鬼却像是什么也没感觉到。‘咯啦‘颈骨碎裂的脆响,陡地打破了寂静。围在我正前方的一只吸血鬼,突然软软滑倒在地,一个浑身杀气的人出现在它身后。他带着满身沧桑,双眼炯炯有神。居然就是那位我在飞机上见过的大叔。“魔风!“一只吸血鬼蓦地看见了那位大叔,面色剧变,陡然高叫。吸血鬼们一听见叫声,似乎都知道魔风是什么意思,全紧张起来,朝那位大叔扑过去,臂膀化为黑色蝠翼,速度迅猛。在吸血鬼群扑中的一瞬间,那位大叔凭空消失,那竟然只是残像。我只看清一条比幽灵还快的影子,从吸血鬼群中穿过,一连十几声惨叫,尾音几乎在同时打住。一阵重物落地后,十几只长着黑色蝠翼的吸血鬼,全变成用各种姿势躺着的尸体。我这才看清,他们每只的额头上,几乎都贴着一张像咒符的纸。而纸的周围都有被烧伤的痕迹。那位大叔从尸堆里走过去,顺手把两把刀从吸血鬼的咽喉里拔出来,鲜血顿时激射出来。他却毫不在乎,拿出块白绢把两把刀上的血迹擦干净,朝我这边走过来。他边走边问:“这群吸血鬼为什么要围攻你?““如果我知道就好了。“我苦笑了一下。眼看他脸上没有帮忙的意思,我忙道;“大叔,你不觉得我受的伤很重吗?““说不定我马上就会死,请你帮我找辆车,如果你不想帮忙,我可以自己开车去医院。“每说一个字我都会牵动身上的伤口,引来一阵刺骨的剧痛,但我一见他,就总想逗他开口,话就不由自主多了起来。他瞪了我一眼,突然之间表情很惊愕,显然看清楚了我身上的伤,低沉地说:“快死的人不会有力气说这么多话,大叔?我还没那么老。““我叫魔风。“他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把我扶起来,我差点疼得昏了过去。“啊,那吸血鬼认识你?“我觉得奇怪,其中一个吸血鬼曾叫过这个名字。魔风冷冷地笑起来,眼中浮现出一抹残酷的恨意:“认识我?算是吧。““莫非你……和吸血鬼有仇?“他眼中的恨意虽然一闪既过,但我却看的很清楚,还有,他刚才杀死那群吸血鬼用的是极残酷的手法,都使我不禁这样想。远方传来警笛声,逐渐离公园越来越近,魔风扫视了满地的吸血鬼尸体一眼,扶着我迅速离开。这时,我只觉得一阵异样的昏眩,我感到眼前天旋地转,一切景象都翻转过来,有一阵强烈的想吐的感觉,我终于忍受不了大量失血后的虚弱和强烈的痛楚,眼前一黑,竟然昏了过去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渐渐有了知觉,口又干又渴,就像咽喉中有火在灼烧。我慢慢睁开眼来,眼前却是一片模糊,什么也看不清。我又闭上眼睛,在过了一会之后才又睁开眼睛,这次,看到了有一个人正在俯视着我。苍白的灯光下,对方的脸庞削瘦而坚毅,我一眼就认出来这是那个救了我的大叔魔风。〈能看见他,那么我还活着?〉忽然意识到这一点,我感到很迷惑。我想问他的时候喉,咙里却只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,他皱着眉,道:“什么也别说。“正当我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,他从身旁的医药箱中取出一柄利刃,先用手在我伤口附近按住,然后,陡然用刀尖插进了伤口之中,手腕一振,一颗子弹已给他挑了出来。在刀尖和伤口接触的瞬间,一种难以忍受的疼痛在我身上蔓延,痛的我全身都抖个不停,就像筛子般。我不想让自己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被别人看见,所以一直在强忍着灼烧般的剧痛,没有呻吟出来。他的动作十分快,拿刀的手更是稳健而有力,似乎对每一个步骤都很熟悉。处理伤口时的动作和神态看起来就像是外科医生,他甚至比专业的医生看起来更要专业许多。这时,我已经意识到他是在帮我疗伤。就这样也不知忍耐了有多久,不止是肩胛,脖子上,胸前,都疼的很厉害,当我简直要再次昏过去的时候,难以忍受的疼痛忽然减弱了许多。在霎时间,我有一阵昏眩的感觉,而他则替我注射着。接着,我的神智渐渐模糊起来,隐约间听见他说道:“给我好好躺着,等烧退了之后,我还有很多事要问你。“

  当地时间周五消息,ATP和WTA宣布,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,今年将不再举办更多的比赛。

,,香港内部免费资枓
  • 上一篇:“哦!是吗?那不错啊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