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世世代代都靠种罂粟活命
浏览:90 发布日期:2020-06-05
--中缅边境德钦忽然感到极度的不安和焦躁,急匆匆地从草堆里爬起来,朝家的方向跑过去。在缅甸佤邦公路的两旁,蔓延着盛开的罂粟花海。这些妖艳的花盛开在居民的屋前屋后,在阳光下,成熟的罂粟果实已经流淌出白色的毒汁。佤邦种植罂粟的历史久远,虽然已经通过替代种植,但在附近一带种植罂粟的习惯至今仍未能根除。德钦只受过很少的教育,他高大,皮肤黝黑,目光凶狠,也可以说是英俊。他是缅甸人,和普通的缅甸小孩一样,外表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要年长的多。他在这地方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出生,虽然今年已经过了十八岁,但至今还从未出过这附近的一百里之外。天气热得连一丝风也没有,他从山坡上往下跑,挎在肩膀上的步枪也跟着颠簸,在面前,逐渐出现了一大片盛开的罂粟田,其中有一大部分已经挂果。德钦穿过花田的时候顺手摘了两朵大烟花,放在鼻端嗅了几下,用有力的手指轻轻拨动着大烟花的花瓣,那花瓣又轻又薄,像极了蝴蝶的翅膀。他拨下一瓣含在嘴里,望着刚从公路过去的十几个士兵。可能是因为从小生长在这里,德钦对罂粟花有种特殊的强烈感情。他至今还记得,在他小的时候,到处能看见罂粟田,视野里都是一望无际的罂粟花海,但如今许多罂粟田都已经改种植农作物。那逐渐消失在公路尽头士兵的身影,总是令他觉得十分不妥。一阵风吹过去,花田随风摇曳,在阳光的照耀下盛开着娇艳的罂粟。这里是位于中缅边境的金三角地带,众多的民族垮国境而居,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,当地人几乎没有国境可言。这里的人毫无例外,世世代代都靠种罂粟活命。但近年来鸦片的渠道逐渐被化学合成剂冰毒代替,鸦片的价钱日降,当地人所得的收入逐年日下,每十户人家里倒有九户贫困潦倒。政府实施的替代计划,在罂粟种植区实施以农作物替代罂粟种植,更让德钦一家担忧。罂粟种植深深扎根在这里,替代种植实行的虽然缓慢,但对于这里上百万烟农来说,种或不种大烟,关系着他们能否生存下去。德钦心中一急,就想跟着刚才经过这里的士兵去看一看究竟,他急忙朝前面追过去。和为了生计着急不同,如今的近况使德钦难免觉得忧虑。步枪勒的太紧,使他的筋骨发疼,但他的脚步却依然迅捷轻盈。追了五六里的路,已经离德钦自己的家很近了,他的家就在附近开餐馆,除了种植罂粟田外,最主要的生意是毒品,比起这里的多数人生活还算尚过的去。村子渐渐出现在眼前,那十几个士兵比德钦先到了一步,这时正在山上的罂粟田里衡着排开,挥舞着木棍朝已经挂果的罂粟打去。满脸愁眉苦脸的村民们似乎都放下了手中的活,彷徨无助的聚拢在罂粟田的附近。德钦立刻大喊了一声,朝前面奔过去,有村民看见了他,朝他叫了一声:“德钦,你回来了!““怎么回事?我阿爸呢?“他大叫着跑上前去,问其中一个人。虽然这些人砍的不是他家的罂粟田,但心里有股怒火冲上脑际,使他顾不得一切,不由自主冲上去,挡在了那十几个士兵前面,拿起步枪对准前面的几个士兵,厉声叫起来:“你们做什么!“这里尽管一半以上的人都带着枪在街上闲逛,却没几个人敢随便乱开枪,否则将受到长官的严厉惩处。德钦也并不是想真的想杀人,完全是由于情绪激愤,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。普通一个带着步枪的小孩子,十几个士兵根本不放在眼里,但是由于德钦目光太凶狠,他们居然在同时愣了愣。马上有几个衣裳褴褛的老农踉跄跑来,跪在地上用带着哭腔的缅语求着士兵。当地的局势紧张,士兵们也知道的很清楚。十几个士兵显得满脸无奈,大烟是金三角当地人的生活来源,任谁都知道。政府早在几个月前,就已经有人将耕种的农作物种子送到这里,劝烟农改种农作物,但大多数人都把种子吃了,送几次种子的结果都是一样,更何况,即使种植农作物有收益,短期内也未必能有多少回报。这时候,不远处有人叫德钦过去,不要再惹事。德钦听的出来那是阿爸在叫,只得不满的答应了一声,收拾起枪,朝声音传来的那边走过去。德钦的阿爸混在人堆里时,根本就无法分的出来。不过他的阿爸只要稍微站出来一点朝他挥挥手,他倒是还能勉强认出来。因为这里的人几乎都是一个样子,大多数人因为常年吸鸦片的缘故,显得无精打采,都比实际年龄要老很多。德钦的阿爸吴叔努满脸皱纹,双眼混沌,今年才四十几岁,却已经活像六七十岁的老翁,也和其他人一样,整天浑浑噩噩的过活。德钦家中只有他和吴叔努两个人,他的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去世,一直带大他的姐姐在前年也因为注射冰毒过量,脱水死了,自从那之后,他就异常痛恨冰毒之类的化学合成剂。虽然德钦自幼喜欢罂粟花,但罕见的是他并没有染上鸦片瘾。吴叔努推了儿子一把,骂了几声:“去,别惹事,快回家去。“德钦心不在焉的答应着,一面转身,他眼角的余光瞥见接着开始砍罂粟田的士兵们,心中越发觉得不甘心,又匆匆回头瞟了一眼,并开始痛恨起政府下的决策。从小开始,德钦就着魔似的喜欢大烟花的美丽,不仅同村的人不清楚原因, 香港最准四肖中特选一肖就连吴叔努也不明白那是为什么。他信奉佛教, 一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这里的大多数人都信奉佛教, 每期一肖一码大公开德钦却对这种信仰显得不以为然, 香港平码高手论坛精选资料有时候甚至发出荒谬绝伦的言论。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儿子是个怪人,因为德钦有时候甚至能什么也不干,对着罂粟田呆坐上一天,他看罂粟花时的眼神,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古怪。吴叔努盯着德钦不情愿离开的方向,眯着死鱼一样的眼睛,又抽了一口大烟。他正在盘算着,或许在替代种植后,带来的收益会比现在来的高。在这时,德钦的身影忽然在他眼里晃成了许多个,吴叔努不由自主揉了揉眼睛,再向前看的时候,心里突然多了一种怪异的担忧。零散的佤家茅草房隐藏在密林深处,低矮的屋檐一直垂到地面。接近中午,日照越来越强烈,空气中的水份都像快要被蒸发干。像往常一样,整个村子仍然安静的被炽烈的阳光暴晒着,但即使中缅边境在亚热带上,今天这样炎热的天气也相当少见。随着天气越来越炎热,德钦觉的今天有些不对劲儿。也许只是一种错觉,但这种感觉总在心里不断的冒出来,他以前也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烦躁过,而且从上午开始就一直闲着没事做,忽然间,他心念一动,往雨林深处钻了进去。雨林里繁茂的树荫遮天,植物密密麻麻的爬满了每一处缝隙,密林里看起来异常的繁茂。周围最常见榕树和橡胶树,树的枝叶不时从他的皮肤和手臂上蹭过,所以当他一进到雨林里,立刻就感觉到四周凉快了不少。外地人很容易在大面积的雨林里迷失方向,所以不能随便深入。但对德钦这种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来说,进雨林里并不危险,在他十一二岁的时候,每次闯祸都会躲到这片雨林里来,也从来没在里面迷过路。虽然近几年缅甸的森林大面积减少,但这片地域广阔的雨林却仍然保持着几十年前的原貌。越往里深入,空气就越湿润,虽然他已经达到了最初目的,但仍在接着往前走。德钦最远也只到过这片雨林的中部,观察着附近的植物和地形,发现他已经到了以前从没来过的雨林深处。接着,在前面不远的地方,断断续续有一种奇特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,像是人的大声喊叫,又像极了野兽的嘶吼声。德钦相信自己以前绝对没听过这种奇怪的野兽吼声,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挎在肩膀上的步枪。“难道前面有珍奇异兽……“如果能逮到一只稀罕的野兽,值钱的毛皮是不能漠视的东西。虽然德钦很信任自己手上的枪支,但如果捕兽失败的话,要怎样才能逃离险境?这个念头迅速在他的脑海中闪过,之后,他小心翼翼地朝传来嘶吼声的地方走过去,准备看准了机会才下手。谨慎地向前走了几十步,嘶吼声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。这时他也听清楚了,听那声音,仿佛像是前面不远处的地方,有两只凶猛的野兽正在撕斗。越靠近,新闻资讯就能感觉到它们斗的很凶,连相隔这样远的德钦,都能感觉到附近的地在微微颤动,靠近那边的树上,不断有树叶被震的抖落下来。虽然明知靠近会有很大的危险,但不知道为何,德钦非但没有打退堂鼓,黝黑英俊的脸上反而显现出一种兴奋的神采,越靠近危险,他就觉得全身的血都仿佛沸腾了。所以继续往前靠近的时候,他几乎连轻微的脚步声也没发出来。透过茂密的树叶,已经能看到前面被繁茂植物遮挡住的景象。他立时发现,那种尖锐的嘶吼声,是由植物后撕斗的两只古怪的‘生物‘发出来的。虽然德钦没受过多少教育,但他也能凭感觉感觉到,这两只‘怪物‘,绝对不会是珍禽异兽。之所以说它们古怪,是因为这两只‘怪物‘,一眼望去,完全没有生物的外型,也根本无法从外表上分辨出它们究竟是属于哪科的生物。其中一只,乍看像是一条巨型蜥蜴,身长足足有十五公尺,但它的外型更类似黑色的电鳗,横爬在地面上,周身都被黑色的鳞片覆盖,背部和身体两侧长满了倒勾,外壳看起来坚硬无比。虽然身体巨大,它的动作却很灵活,活动起来,灵活的更像一条剧毒的响尾蛇,在地上窜动。足有五公尺,或者是六公尺长的尾巴,只要在地上甩起来,被甩到的土地上就会出现一道半尺宽的深沟,使几十米处,到处都泥土飞溅。另一只则更像是人类,但在它头部的位置上,却长着三个头。它的三个头上,各有三张畸形的脸。每一张面孔,都像是用五六张婴儿的面孔缝起来拼凑而成的。婴儿的五官都已经错位,五官的缝隙间还长满了肿瘤,由于是七拼八凑的拼在了一起,看起来异常的恶心。在它的身体中间部位,隐隐散发着不符合它面孔的金色光芒。他只不过呆了极短的时间,就有几蓬血从爬虫一样的‘怪物‘的伤口里射出来,透过茂密的树叶溅到他脸上。强烈的恐怖感,‘魔鬼‘,一个印象从他心中浮现出来。德钦被吓的目瞪口呆,‘轰隆‘几声,那爬虫一样的怪物甩着尾巴的声音,让他觉得自己死期快到了。虽然他不信佛教,但周围人都信佛教,他也知道魔鬼有千万化身,谁看见了魔鬼,跟着就会很快死去。魔鬼是各种不幸的化身,它能随身带来了瘟疫和灾难。几年前,家境比现在要好,一有空闲,吴叔努经常给他讲关于魔鬼的故事。在前几年,有六百年历史的寺庙,转眼间就能被魔鬼毁掠一空,伴随着奇异的亮光,山上被魔鬼影响了的村民们,拆梁揭瓦,一个巨大的隐形魔鬼披头散发,张牙舞爪,狂呼乱叫。他虽然不知道那些传说是否真实,但那些关于魔鬼的传说,却已经在他心中深深埴根,埋下了恐惧因子。德钦心里面害怕,在一刹那间,觉得他眼前看到的也许就是魔鬼的化身。别人或许会吓的马上跪下去,但他几乎是马上拿起步枪,拨开了遮住视线的树叶,扣动扳机,疯了一样朝前面撕斗的两个怪物扫射。子弹对两只‘怪物‘,没能造成任何伤害,射中怪物后,子弹并不是直穿进去的,而是从怪物身上弹射回来,无力的自空中掉落下去,这结果很出乎德钦预料。德钦扔下已经成为拖赘的步枪,朝相反的方向直奔过去。当他跑出了几步之后,只不过是极短的时间,黝黑巨大的‘怪物‘尾巴,已经到了眼前,他并没有机会看清楚,‘啪‘的一声,那条奇长无比的尾巴已经把他打的飞了出去。德钦基在被那怪物扫飞出去之后,五脏六腑都像是硬被翻了一遍,身子不断在空中翻滚。他几乎完全丧失了知觉,只是凭本能地挣扎着。突然间,不但是五脏六腑疼的像是翻了过去,全身都快散了架,他的后脑也传出一阵剧痛。在头部重重磕在地上的那一刹那间,他似乎看到有一团半透明的黑雾从自己的眼前飘过。那团东西像雾但又不是雾,像人的黑影子,又绝对不是人影。下一瞬间,黑雾就已经穿透茂密的树丛,落在了正在对峙的两只‘怪物‘的正中间。这时候,他已经摔倒在了地上,脸紧贴在青草上,眼前发黑什么也看不清,耳边也在嗡鸣。当他挣扎站起身来之际,一阵猛烈的晕眩使他几乎昏了过去。但德钦身体毕竟比常人要更结实,在全身剧痛稍微减轻了一些之后,他居然能挣扎着俯起身来。不过呆了极短的时间,德钦就已经看清楚了眼前发生的事。那团游荡在两只‘魔鬼‘中的黑雾,其实并不是黑雾。德钦已经发现,‘黑雾‘的轮廓似乎逐渐变的清晰起来,那是一只全身都被柔软的黑色毛皮覆盖着的‘魔鬼‘。怪物浮在半空中,看起来十分威猛。它长着一双酷似人类眼睛的狭长眼睛,其中的瞳孔就像两团燃烧着的银色火焰,几乎完全是银色的瞳孔,令它看起来份外妖异。由于它的黑毛上到处都溅着斑斑的血迹,使它看起来更不似只是一团雾,而是活着的生物。它一出现,那只像黑色电鳗一样的魔鬼,似乎完全丧失了活动的能力,一动不动,老实的伏在地面上,而另一只魔鬼发出轻微的嘶吼声,看起来像是在续势待发。德钦下意识地想到了什么,他隐约觉得,先前的那两只‘魔鬼‘,似乎是很惧怕刚出现的‘怪物‘。而刚出现的‘怪物‘比之前出现的两只‘魔鬼‘要更强大。他的意识才刚到这里,那只怪物已经证实了他的猜想。它一口咬在了那个有三只头的魔鬼身上,在顷刻间撕咬掉了对方的大半个身体,连同对方的头一起吞了下去。德钦的后脑一阵阵剧痛,使他觉得自己支持不下去了,似乎马上就会昏迷过去。虽然他根本来不及想什么,但他完全可以肯定,眼前确实出现了怪异的‘生物‘而不仅仅是幻象。在昏迷之后,他就完全失去了知觉,以致于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。在他濒临昏迷的前一刻,隐约中,似乎听见了惊天的凄厉叫声。余下的那只‘魔鬼‘并没有注意到德钦的存在,在它离开之后,雨林里又恢复了短暂的寂静。但不久之后,就有几个人发现了德钦匐身的地方。这几个人全身都罩在白色的长袍下边,白袍镶织着金边,头上扎着的白布,布的边缘,也同样镶织着金丝,他们的行动看起来神秘异常,根本无法从他们背后的外型上分辨出年龄和性别。但从他们的装扮上来看,也能推断出他们不是当地人。过了一会儿,传出他们的对话声,用的并不是当地的缅语,也不是邦康一带很通行的中文。他们几个人讲话时的口音十分古怪僵硬,操着的却是非常纯正的古印度语。“看来,全死了……“另一个声音跟着道。“圣物也不见了,还好,这个人还活着,把他送回去吧。“其中一个声音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,才道:“问问他究竟看到了什么,是哪只怪物抢走了圣物。““嗯……“----在当天之后,吴叔努和住在这附近的山民,就再也没见过德钦,德钦就好象完全没存在过一样,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。人们只在雨林的深处发现了一柄步枪,虽然并没有发现尸体,但他本人也一直没再出现。有人说他离开了缅甸,也有人说他死在了野兽口中,各种各样的传闻,曾在一段时期内闹的沸沸扬扬。但真正的真相,却一直没有人能猜中,毕竟一个人要失踪,可以有很多种原因。不过,经过一段时期,这件事也会逐渐被人遗忘。再过一年,也许两年后,除了吴叔努外,不会还有多少人记的这个眼神凶狠,高大黝黑的年轻人……

原标题:小两口玩智商测试游戏,没想到媳妇呗老公套路,看完笑的肚子疼

  文章来源:王剑涛

,,香港六合正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