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一直被我当作垫枕靠着的人
浏览:149 发布日期:2020-06-05
日本一带的海域上。海拔近万公尺的高空中,一架飞往日本东京的航班上,空姐正在客舱内做例行检查,提醒着乘客应该注意的一切和做好空降前的准备。她边走边看,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最后一组座位,忽然之间,她眼角的余光,瞟到了最后一组座位前排的两位乘客身上。这时候,她不由得怔了一下。可能是因为这两位乘客都太过特别,使她一见难忘,所以她也忍不住朝那边多望了几眼。坐在外座的那位东方男士,脸型十分削瘦,戴着墨镜,穿着黑色的风衣。从他的外表上,根本就看不出来他的确切年龄,虽然他外表看起来很坚毅冷漠,但不知怎么回事,总使人觉得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忧伤的气质,外表下带着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沧桑感。这种独特的气质,使得他可以轻易地和普通人区分开来。在他的身旁,坐着一个少年,他现在显然正熟睡着。虽然他看起来最多也只有十七八岁,但他全身仿佛都充满了魔性的美。使人在一眼看见他的瞬间,马上就会产生一种眼前一亮的惊艳感。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,她很难相信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样的美少年。他睡着的时候,完全是一副静态的画面,看起来十分的平和。但他的眉宇之间似乎不是很愉快,可以看的出来,即使是在睡梦中他做的也一定不是什么好梦,此刻,他整个人都挨在了旁边乘客的肩膀上。由于这个画面看起来太过恬静,空姐在一时之间,甚至望了提醒那个正在熟睡的少年系好安全带。少年旁边坐着的乘客,此刻已经察觉到了空姐的目光,同时朝她瞥了一眼。这时,空姐也发现了自己的目光很不礼貌,她一下子就转移了视线。“请您醒一醒,请系好安全带,飞机马上就要着陆了。“一把甜美的女声,在半睡半醒之中传进了我的耳中。在对方说出这句话之后的很长时间之中,我才逐渐清醒过来。我隐约还记得,好象是在飞机刚起飞的时候我就已经睡着了。我捂着发胀的头,勉力把沉重的仿佛压了铅的眼皮撑开,第一眼,就看见了一张削瘦坚毅的侧脸。我反射性地又把眼睛合上,脑中混乱的思维逐渐清楚起来。自从我心脏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,毫无例外,几乎每次从梦魇中醒来,都是被恐怖的噩梦惊醒的。上飞机以来,被我一直当做垫枕靠着睡觉的地方十分舒服,那里分明就是人的肩膀。可能是我睡着的时候,忘了系上安全带,不知不觉中就歪倒在了坐在我旁边位置的人身上。我又睁开眼往身旁看了一眼,马上被吓了一大跳,发现事情真是十分凑巧。这时,我已经发现座在我旁边位置,一直被我当作垫枕靠着的人,居然就是那个在机场上曾经被我观察过很久的大叔。我靠着他睡觉,一定睡了有很长时间,这样长的时间当中他居然一直没把我推开,可见他绝对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冷酷和难以接近。想到这里,我对他的好奇心不禁更大了。因为从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,我就觉得在他很不同寻常,所以极想从他身上套出话来。但任谁都能看的出来,他看起来似乎很不喜欢谈话。我还想继续装睡下去, 一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突然, 每期一肖一码大公开身旁传来很低沉的声音:“既然起来了, 香港平码高手论坛精选资料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。“声音非常动听,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有种深沉的吸引力,这位不爱说话的大叔终于开了口。“这位先生,请醒一醒,请系好安全带,再过一会儿,飞机就要在新成田机场着陆了。“空中小姐的说话声又传过来,同时,我也觉得再继续装睡下去是件很没意思的事。我勉力睁开很疲惫的双眼,十分辛苦的抬腕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。“现在已经到了?““是啊,已经快到了。“因为睡觉,我甚至忘了系上安全带。我系好了安全带,不知道为什么,空姐仍然站在一旁,丝毫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,看起来就像是她已经化身成为木头。每天被人用相同的眼光盯着看,谁都会觉得很麻烦。所以,我朝她笑了笑,示意她赶快走吧。空中小姐似乎也意识到飞机就快降落,脸颊微红,立刻急匆匆地走开了。思绪逐渐清醒过来后,我这时才注意到,装着上一起吸血蛭杀人资料的资料袋,此刻正整齐的放在我身旁座位的缝隙间。这些资料,又把我重新拉回到现实当中来。但我明明记得,在快要睡着的时候,我分明把这个资料袋随手扔到了旁边的位置上。〈是谁帮我整理好的?〉我怔了怔,朝旁边位置上坐着的那个大叔瞟去。他仍然面无表情,使人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东西来,在接下来的时间中,资料专区我都在尽力诱他开口说话,但是他却没有表示出来半点反应,十分沉默冷淡。这时候,我的胃微微有些难受,飞机已经往下降到了一定高度。从这种高度往机舱外看去,机舱外的天空,使我不由的想起了之前发生过的许多事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情忽然变的很低落,而且再没有心情想讲话。现在是下午了,飞机降落在新成田机场上。下了飞机后经过一些例行公事,出了移民局,虽然我的视线仍在不断搜寻那位‘大叔‘,但最终还是在人流中跟丢了他。虽然觉得有些后悔没一下飞机就缠上他,在内心深处又觉得没什么。我往机场外面走去,才刚出了机场,马上就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。正当我转身向后望去的时候,一个清朗的女声在我背后响起,口中操着的居然是很纯正的普通话。“你是该隐吧?是……是常先生叫……我来……接…请多指教。“我回过头去,看见离机场不远处一辆停在公路旁的跑车里,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日本女性正在朝着我这边不断地挥手。她边说着,边用手打着手势,神态显得十分焦急。我拎着极轻的行李箱,几步走了过去,躬身上车,道:“我能听懂一些日文口语,常大呢,他又在忙什么?“我忽然想起另一件事。“对了,你刚才有没有一个穿着黑风衣,戴着墨镜,看起来很特殊的男人经过?那个人,即使只看到一眼,就绝对会令人印象深刻。“她道:“哦,正巧,我看到那个人了,我听见他和司机讲话,往新宿那边去了,真的很巧,我们也是要去新宿的。“我笑着道:“奇怪,常大对你说了些什么?你怎么能认出我呢?““常先生说,只要我在机场外等着,用不着和我说特征,不需要我特别留意,也一定能看出来谁来是你。“她说完后,非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她的性格似乎十分有礼,下了车后,在车旁朝我轻轻的鞠了一躬后才直起身子。这使我的感觉很古怪,真没想到像现在的这种时代,日本竟然还有这样的女人存在。不知道是否是为了照顾我,她的日语说得很慢,我几乎全能听懂。在车子开往新宿的途中,我一直在和她交谈着,这一路上,我已经大概了解了这里的情况。我的保姆兼仆人常大由于某种原因不能来,他请日本语学校的老师大崎仁美来接我。大崎仁美,也就是这位办事能力极强的女性,她已经帮我办妥了许多事,其中包括,我明天就可以住进学校的宿舍里。因为常大帮我办的是留学签证,所以我今天必须去语言学校报个道,今晚只能住在新宿的酒店。这一路上,我问大崎仁美清楚了许多事情,包括很可能杀害了兰水月的意大利服装设计师kamijo,将在东京举行服装展览的地点。没想到,他举行服装展览的地点居然也是在新宿,而且时间就在明天。我虽然是为了兰水月和张音的死而来到这里的,但也并不单纯是为了她们两个和我的关系,或者是兰水月给我的那笔巨款。而是以我的性格,绝对不能容忍一再受人愚弄。包括我为什么会在那段时间内失去记忆,以及三番四次愚弄了我的kamijo,究竟是不是吸血鬼?〈世界上真有这种吸血鬼这种的生物?〉对于这个疑问,我已经不敢肯定了。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信的,即使用尽一切手段,我都一定要查出事情的真相。开车的大崎仁美,对东京的道路十分熟悉,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之后,就已经到达了繁华的新宿,听大崎仁美所述,常大已经在新宿的一家酒店里帮我订了房间。紧接着,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往日本语学校报到,当我办好一些手续之后,到达酒店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左右,但这时候,似乎也正是东京最热闹的时间。从我这个房间的玻璃窗往下看去,夜晚的东京,就像是一片璀璨无比的宝石之海。这里位于酒店的十四层,整个套间十分豪华,有着足够大的空间和华丽的布置。房间里的一切看起来都让人觉得非常舒适,透过大幅的玻璃窗,甚至能看清楚东京市的全景。虽然我这时已经很累了,却并不想马上休息,我能感觉到,一睡着,或许就又会陷入阴沉的噩梦当中去。看到外面是那样迷人的夜晚,又实在有些不甘心,就这样一直待在酒店的房间里。我以前就听说新宿有许多好玩的地方,现在正是最恰当的时候,去新宿逛一逛吧。

,,香港挂牌一肖一码精选12码